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少妇妻子去卖淫
少妇妻子去卖淫

少妇妻子去卖淫

美国政府拨款2万亿美圆刺激经济、拯救银行的一揽子计划又告失败,国家经济在毫无希望中继续急速下滑。-
  美国的普通家庭都在经济衰退中挣扎,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想办法吃饱肚子和保住他们赖以生存的房子。而在另一方面,有钱人则更有钱了,他们依然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
  在这个故事里的三个家庭,目前就是这样的生活状态。-
  第一个家庭是多纳万的家庭。萨姆·多纳万在股市三年的暴涨暴跌行情中赚了几卡车的钱,他用这些资金以非常非常低廉的价钱购买了1000多套因无法继续支付按揭贷款而被银行收回的住房,然后再把这些房子租给那些失去了房子或者买不起房子的人们。他用这种类似投资的方法又抵扣了很多收入调节税,更加速了他财富的积累。
-  而且,他才不会把钱花在那些房屋的维修上呢。如果有哪个租房户抱怨房子配备的冰箱或者其他设备不好用,他就会通过他自己开办的服务公司去买一个最便宜的为租房户换上,并且告诉租房户一个很高的价钱,再要租房户出30%的费用,而实际上那设备的价钱还不到那30%。通过这样的方法,他又从帐面上消耗掉了他租赁公司的大部分利润,这样就可以再少交一些税款。-
  现在,他已经成为了亿万富翁,和家人一起住在亚特兰大郊区的一个顶级富豪住宅区里。他的妻子是这个城市里所有顶级俱乐部的会员,她只在最奢华的商店里买东西。她也不再亲自做家务,而是雇了管家和佣人负责打扫和烹饪。-
  他要担心的唯一事情就是他17岁的儿子卢克。这个卢克真是花钱如流水,每天晚上都要出去和他的朋友们聚会。萨姆一直在想办法和儿子建立某种相互信任的关系,以便能够控制住儿子的思想和言行。但是,他的儿子太任性了,萨姆对他毫无办法。-
  这个故事里的另一个家庭是克伦肖的家庭。这是一个位于亚特兰大郊区的非常普通家庭,生活窘迫,入不敷出。在过去的几年里,他们的家庭资产已经缩水了50%。迪克·克伦肖已经失业,在这场金融危机中,他原来工作的公司裁减了一半员工。-
  在刚丢掉工作的头几个月,他还保持着乐观的情绪,因为他还有失业救济金可以维持家里的开销,同时也认为他可以很快地找到新工作。但是,几个月后,事情变得越来越糟了,他根本没有找到新工作的希望,也没有钱来维持家里的生活了。他感觉自己是个完全的失败者,整日以酒浇愁,浑噩度日。
-  他的妻子安妮·克伦肖是个金发碧眼的漂亮女人,身高5英尺5英吋,34岁年纪。在迪克失去工作后,她这个家庭主妇和漂亮妈妈也不得不出来找工作。-
  现在,她在一家工资很低、劳动条件艰苦、老板态度很恶劣的小工厂里做电话推销员,每天的工作压力都很大。回家后,她还要面对常常喝得酩酊大醉的丈夫。
-  他们的两个孩子,一对16岁的双胞胎女儿,也不得不去当地一家麦当劳餐厅里工作,挣些钱回来补贴家用。
-  安妮还有一个担心,就是她的顶头上司沃尔特·海姆斯常常骚扰她,要求她对他「好一点」。虽然现在还什么都没有发生,但他常常暗示她,如果她能满足他的要求,她的日子就会好过一些。-
  她曾把这件事情告诉过她的邻居也是她的同事萨丽。萨丽·埃文斯是个留着一头褐红色头发的漂亮女人,淡绿色的眼睛非常有神,现年35岁,身高5英尺1英吋,身材苗条性感。-
  埃文斯的家是我们这个故事里讲到的第三个家庭,她家和安妮家的情况也差不了多少。萨丽的丈夫杰夫和安妮的丈夫曾经在一家公司里工作,也和他一起失去了工作。萨丽的孩子,一个14岁的女儿和一个12岁的儿子都还太小,没有到可以做兼职工作的法定年龄。但是,当地一家杂货店的老板却雇用了她女儿做理货和库管工作,并私下里付给她工钱。萨丽有些怀疑那个老板的动机,但她的女儿对她发誓说,那个男人对她并没有什么出格的言行。-
  萨丽的丈夫在一个加油站找了一份兼职工作,从午夜到第二天早上8点做那里的收银员。那个加油站里还有个小百货店,常常有些陌生人在凌晨的时候去那里买东西。去年这个加油站曾经被抢劫过10次。
-  在最近的一次抢劫中,那些强盗把店里的监控摄相探头和后面办公室里的录象设备都抢走了,并把收银员打伤住进了医院。所以警方无法得到他们的任何影象资料,这些案件也未能迅速破案。-
  杰夫在那个加油站里接替了受伤的收银员的工作,萨丽很担心老公的安全,曾经不想让他去那里应聘。但是,他们家需要钱,她不得不同意他去接受那个工作。-
  在她自己的工作中,萨丽也感觉到沃尔特对她有性要求,但他却没有明确地提出过,所以她也没有任何可以指控他的证据。-
  这两个家庭每周的食谱都很简单,主要就是一些通心粉、奶酪、豆类等等,很少吃肉,这样可以节省不少开支。虽然冬天的天气很冷,他们也舍不得多用暖气,因为他们微薄的工资很难承受高昂的取暖费用。当然,他们也没有更多的开支用于购买衣服、鞋子以及医疗,至于那些诸如牙科保健、健身服务等等,只能寄希望于经济复苏以后再说了。-
  但是,他们还在顽强地为了得到更好的生活而努力着。-
  安妮对她丈夫越来越失望、越来越沮丧了,他把用于家庭日常开销的钱都买酒喝了,整天都是醉醺醺的。每当安妮下班回家的时候,他都喝得一塌糊涂,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什么家务也不干。-
  他们已经几个月都没有性生活了,他现在唯一感兴趣的就是他的酒瓶子。他们很少交谈,也从不交流感情,他们之间偶尔的几次聊天也因为相互指责和争吵而不欢而散。-
  前一天晚上,安妮又和她丈夫大吵了一架,周一早上上班后,她刚刚在自己的隔间里坐下,沃尔特·海姆斯就过来找她了。他俯身趴在她的办公桌上,大声说道:「安妮,告诉你一个坏消息。周五我们这里要裁员10%。国家经济没有任何改善,我们不得不减少支出来保证利润。我非常抱歉,但也不得不让你和萨丽离开了。跟你说完,我还要去找萨丽呢。」
-  安妮被这个消息惊呆了。她一直努力工作,总是按时完成工作,从不迟到,也没有早退过,她知道有些人并不如她工作得好。她抬起头看着沃尔特的眼睛,满脸质疑地说道:「沃尔特,我确信我在这里的表现比大多数人都好,为什么要解雇我?为什么是我?」
-  「是这样,安妮,因为你并不是团队成员。你明白吗?团队成员总是支持老板,尽其所能帮助老板做一切事情。可是你却一直对我非常冷淡,非常不友好,下班后你也从不和同事们一起出去玩。除了萨丽,我不知道你是否还认识我们团队里的其他同事们。不,你不是一个能够很好合作的团队成员。」-
  安妮感到非常震惊,难道她失去工作的原因竟然是她下班后没有和同事们一起出去玩?她没有和老板出去玩?难道她努力工作,没有浪费时间去和同事们套近乎也有错吗?
-  她没有再说话,只是朝沃尔特点点头表示她理解了他的意思。她心里考虑着她和丈夫越来越糟的关系,想着他自暴自弃的态度,又看看眼前这个强力的、掌握着自己未来的男人,她立刻就做出了决定。于是,她伸出手握住沃尔特的手,说道:「沃尔特,我们能否晚些时候再讨论这个问题?也许放在今晚下班后比较合适?你觉得可以吗?」
-  沃尔特微笑着回答道:「当然,今晚6点下班后,我在街对面的富艾特酒吧等你吧。」-
  说完,他带着满脸得意的笑容离开了。-
  安妮叹了口气,赶快强迫自己忘记刚才不愉快的谈话,集中精力继续工作。-
  下午下班的时候,她看到萨丽直直地呆站在门口,就朝她走了过去,问道:「你也听到那个坏消息了吗?」
-  萨丽转过身,她的眼睛里含着眼泪,「是的!我们该怎么办?我们怎么这么倒霉?」
-  安妮回答道:「坦率地说,萨丽,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能怎么办呢?但是我可能会接受他的非礼要求,这可能是我唯一的出路。沃尔特正在富艾特酒吧等我呢。」
-  萨丽知道安妮和她老公近几个月来一直关系很紧张,她很庆幸自己的老公杰夫没有像迪克那样。迪克对自己、对妻子和对家庭不负责任态度让安妮的生活道路非常艰难。-
  萨丽认真地盯着安妮说道:「你确定吗?一旦走出这一步,要想回头就很难了。」-
  「是的,我想,这是唯一能让我保住这个工作的办法。其实,沃尔特也并不那么糟糕,他起码还算个很有能力的男人,比迪克强多了。不管怎么说,我至少能从他那里得到一些性满足吧。」-
  安妮向她的邻居说了声告辞,就转身朝街对面的酒吧走去。突然,她又停住脚步,转身走了回来,站在萨丽面前说道:「如果我跟他发生了性关系,我就要求他保证把你和我都留下,所以,你就祝福我成功吧。」-
  说完,她苦笑了一下,转过身坚定地走了。-
  萨丽非常惊讶地看着她最好的朋友和邻居远去的背影,心里想着,她要去用自己的身体和名誉做交易,而自己却要从这样肮脏的交易中受益。她不知道安妮这样做心里是何种感受,但她最后还是希望安妮能够有好运。开车回家后,她也一直想着她自己即将面对的问题。由于希望安妮能够取得成功,她没有说起关于解雇的事情。上帝啊,萨丽突然想到,她这样的想法很像一个拉皮条的,用别人的身体为自己获得利益。
-  刚才在办公室的时候,安妮已经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她那一对双胞胎女儿,她因为有工作要晚些时候才能回家,要她们自己给她们和爸爸弄些吃的。-
  走进酒吧的大门,安妮努力调整着自己的视力以适应里面昏暗的光线。她看到沃尔特坐在一个隔间里面,面前摆着一杯酒。看到他朝她招着手,她走到他坐着隔间里,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  沃尔特看到安妮如约前来,心里非常兴奋,他招手叫过来女招待,问安妮想喝点什么。安妮要了一杯石榴马提尼酒,既然她马上就要给沃尔特玩弄了,多花他点钱也是应该的。-
  酒送来了,安妮自顾自地喝了几口,并没有跟沃尔特多说什么。沃尔特一边喝着酒,一边用充满性欲的眼睛盯着安妮看。最后,他开口问道:「安妮,你为什么今晚要约我到这里来跟你见面呢?」-
  安妮深深吸了口气,然后说道:「沃尔特,你说我不是个团队成员,也许你说得对,过去我的确不是的,但现在我希望成为团队的一员。你说以前我一直对你不好,现在我想对你好一点。而且,我需要保住我的工作。」
-  沃尔特一边用小塑料吸管喝着酒,一边考虑着怎么回答她。-
  「我还不太明白,安妮。过去,你曾经无数次地拒绝了我对你表达的好意,我不知道在周五以前你能怎么样来纠正你以前对我的态度。你能不能保住工作我还真不好说,我要在周五前确定到底要裁减哪些人。」-
  安妮伸出手,越过桌面握住沃尔特的手,急切地说道:「沃尔特,沃尔特,我今晚就可以纠正以前对你不友好的态度。事实上,我是想非常友好地对待你。你是个强力的男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丈夫现在除了喝酒以外,没有任何能力养活我们家。相比起来,你是个非常有能力的男人,长得也不错,我没有理由不对你友好一点。」-
  沃尔特笑了笑,也握住了她的手,说道:「这一天我已经等得太久了啊,安妮。那我们去找哈利吧,让他在酒吧后面的客房里给我们订个房间,好吗?你觉得可以吗?」-
  「当然可以,沃尔特,你想怎样都可以的。你有避孕套吗?我得请你用避孕套。」-
  「当然有啊,宝贝。如果我们用哈利的房间,他就会卖给我们避孕套的。你喜欢什么特殊的类型吗?」
-  安妮想了一下,说道:「沃尔特,我挺喜欢用一种名叫『法兰西意趣』的套子,不知道这里有没有?」-
  沃尔特哈哈笑着说道:「没问题啊,宝贝,等我一分钟,我去找哈利。」-
  哈利的全名叫哈里森·爱德华兹,是这间酒吧的老板,他是通过玩扑克牌的方式从这家酒吧的前老板那里赢到这家酒吧的产权的。那次玩牌的时候,那个前老板的牌相当好,而哈利孤注一掷,最后一局下赌注的时候,压上了自己老婆和大女儿给前老板做两年性奴。-
  哈利很幸运地赢得了最后一局,也赢得了这个酒吧。可是,当他老婆听说他拿她和女儿的身体作为赌注后,坚决地和他离了婚。离婚的时候,除了给哈利留下这个酒吧,她带走了家里的所有财产。他的女儿也坚决不再理他。-
  哈利把酒吧的名字改成自己喜欢的,又把原来酒吧的功能扩大改造成小咖啡馆、廉价的酒吧和夜总会。他最主要和真正的收入全都来自介绍妓女在他酒吧后面12个房间里卖淫的介绍费、以及情人们租用他的房间偷情的租金。
-  沃尔特是他比较固定的顾客之一,每个月都会来上几次,但他每次都是和不同女人一起来,很少带同一个女人来这里两次以上。当然,沃尔特可以从他工作的地方、教堂、俱乐部和社区里可以找到足够供他寻欢作乐的女人。-
  沃尔特给了哈利一张20美圆的钞票,哈利给了他一把房间钥匙和三个避孕套。-
  时间不长,沃尔特就回到了安妮的身边,然后带着她穿过酒吧乐队旁边的小门,来到了酒吧的后厅。他用哈利给的钥匙打开了一间客房的门,让安妮进去。
-  整个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个洗脸池和一个马桶。安妮从来也没有想到在这个酒吧的后面还有这样的房间,也不可能想到这些房间是做什么用的。她也没有注意到在这个不大的地方,不断地有些面容娇好的女人带着各色男人进进出出,这些女人看上去都很正常,只是显得非常性感,她们的衣着非常诱人,却也不显俗气。那些男人则高矮胖瘦个不相同,长相和衣着也各式各样。-
  安妮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情况,是因为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接下来她和沃尔特将要做的事情上了。她感觉自己紧张得心都快从胸腔里跳出来了。她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走上一条无法回头的道路,她马上就要变成一个不忠于丈夫和家庭的荡妇了。-
 在这个简陋的房间里,沃尔特把手搭在安妮的肩膀上,把她转过来面对着自己。他抬手握住她的下巴,把她的脸抬高对着自己,然后亲吻着她的嘴唇。他的吻轻柔而又缠绵,像柔软的羽毛在她的嘴唇上来回滑动着。-
  听着她沉重的呼吸声,沃尔特挪动着他的手在她的腰间和后背上抚摩着。他把安妮的身体拉向自己,两个人紧紧地贴在一起,他能感觉到她丰满的乳房紧顶着他的胸膛。当他的舌头伸进她的嘴巴里以后,她的呼吸变得愈发急迫了。
-  当他的手握住她一只乳房后,安妮无可奈何地叹息了一声。他慢慢搓揉着,手指在她的乳头上反覆搓弄着,让安妮不由得兴奋了起来。沃尔特把她的身体转过去,拉开她套裙后面的拉链。安妮抖了几下肩膀,让已经被解开的裙子顺着她的身体滑到地板上。沃尔特把她的身体重新转回来,再次吻住了她。她也回吻着他。
-  在沃尔特的挑逗和刺激下,安妮的头脑开始混乱起来。长时间得不到丈夫的爱抚和性爱让她变得非常沮丧,而沃尔特的刺激则让她感受到了久违的兴奋与快乐,她不由得瘫在了这个强壮、霸道、又有几分漂亮的男人的怀里。她为什么就没有注意到沃尔特是个如此美妙和有吸引力的男人呢?她一边期盼着这个男人将要带给她的激情,一边配合着他脱掉了自己的乳罩。
-  接下来该脱内裤了,这次安妮没等沃尔特动手。她已经非常兴奋了,迫不及待地一屁股坐在床边,三把两把就把内裤从身上拽了下来,一扬手扔在了她刚才脱下的裙子和乳罩的地方。
-  接着,安妮伸手拽开沃尔特的皮带,解开他裤子的拉链,把它拉到地板上。-
  然后,她又拽下他的内裤,看到他那刚刚半硬的阴茎就已经比她丈夫的大很多。
-  安妮暗笑着想到,这下好了,她不但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保住工作,还能品尝到以往从没有体验过的巨大阴茎。在和迪克结婚时,安妮还是个处女,除了丈夫,她还从来没和别的男人有过亲密关系。-
  安妮将沃尔特半硬的阴茎含在嘴巴里,使劲吸吮、舔弄着它,希望它变得更硬更大一些。她非常热情地为他服务着,舔他的会阴和阴囊,并尝试着为他做深喉口交,同时,她还一边吸吮着他的龟头,一边伸手抠弄、刺激着他的肛门。-
  沃尔特享受着安妮的爱抚和刺激,也变得越来越兴奋,他脱掉自己的衬衣、鞋子和袜子,心里有点惊讶安妮的热情,也有点得意能享受到这么美丽性感的女人。他撕开避孕套的包装袋,从里面取出一个非常漂亮的情趣避孕套,递到安妮手里。她非常仔细地将避孕套套在他的龟头上,然后用手慢慢地撸下去,直到那个橡胶套把沃尔特的粗大阴茎整个包裹住。安妮用如此性感刺激的方式为他戴避孕套,沃尔特的阴茎不由得又坚硬了许多。
-  沃尔特将安妮抱起来,轻轻地放到床上,温柔地舔吻着她的阴户,刺激得安妮不停地呻吟、颤抖着。然后,沃尔特趴在她身上,将粗大、坚硬的阴茎顶在她的阴道口,慢慢向前推进,直到他的龟头没入她柔软的嫩肉之中。-
  沃尔特停止进入的动作,弯下腰非常激情地亲吻着她的嘴唇,然后又慢慢地挺进,直到他那又粗又长的阴茎全部插进安妮的身体里。接着,他开始越来越快地在她阴道里抽插起来,每一次抽出一定抽到只剩下龟头尖留在阴道口,而每一次插入则必定将阴茎全部插入,让两个人的耻骨紧紧地贴在一起。在抽插的过程中,他的嘴唇始终紧贴着她的嘴唇,舌头在她的嘴里不停地搅动着。-
  两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肏弄着,后来他们还采用了后进式的狗肏体位,沃尔特非常惊喜地享受着安妮按他前顶的节奏主动后墩着身体套动着他的阴茎,她现在的表示简直就是沃尔特心目中理想的骚屄荡妇。沃尔特心想,他应该可以和这个女人保持长期的性交关系。-
  在近乎疯狂的抽插中,沃尔特终于将精液射进了安妮的阴道里。完事后,沃尔特立刻就瘫倒在她的后背上,而安妮则瘫倒在床上。他们俩都拚命喘息着,身体还在高潮的余韵中颤抖着。
-  终于,安妮平静了下来,她笑着对沃尔特说道:「沃尔特,这感觉实在太美妙了。你真是个难以置信的性交好手,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情人。当然,我从来没有过出轨的经历,但是,如果我不得不做些对不起我丈夫的事情的话,我宁愿跟你做。」-
  沃尔特一边用手指玩弄着她的阴蒂,一边微笑着对她说:「我也是如此啊,宝贝。你真是太特别了,我们以后还会有很多这样的乐趣的。」
-  本来,安妮以为他射完以后就结束了,正准备起来穿衣服,但是却发现沃尔特再次硬了起来,准备跟她打第二炮呢。安妮的老公可不是这样,他每次射完一次总是一翻身就睡觉去了,既不爱抚她,也不可能再来第二次的。这可是安妮第一次享受到连续两次做爱,这让她感觉既新鲜又刺激。-
  两个人拥抱在一起,相互挑逗、刺激着对方,直到两个人都为第二次做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沃尔特撕开第二个避孕套的包装,让安妮替她套上,但她却抓着他的手摇了摇头,说这次不必戴了。沃尔特笑了笑,扔下那只避孕套,准备进入她完全没有保护的阴道了。
-  没有了那层橡胶隔膜,两个人更加激情地做着爱……最后,沃尔特把他的种子播撒到安妮非常饥渴的子宫里。
-  时间已经到了晚上10点半,安妮说她该回家了。沃尔特笑着回答道:「好吧,亲爱的,是该回家了。那么,明天晚上我们再来一次怎么样啊?我很高兴你能成为我们团队的一员。」-
  安妮想了一下,答应了他的要求,说道:「干吗不呢?我在家又得不到爱,怎么可能拒绝你这么好的床上情人呢?」
-  沃尔特说:「安妮,我的宝贝,你这样的态度要继续保持下去,那我就可以改变我解雇你的想法了。但是,你还要和团队的其他人保持良好的关系。」
-  安妮不太明白他说的话,就问道:「沃尔特,你的意思是我还要和团队的其他男人性交吗?这样你又能从中得到什么呢?」-
  沃尔特笑着说道:「不,我的宝贝,你不必和他们性交,只要在午休的时候对他们态度和蔼一些就好了,也可以在下班后约他们在酒吧里坐坐。不仅仅要和那些男人搞好关系,也包括那些女人,好吗?」-
  安妮考虑着他的话,说道:「好吧,我尽量吧。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来保住萨丽的工作呢?」-
  这时,他们正准备离开那个小房间,沃尔特停住脚步,转身看着安妮说道:「安妮,你真的想帮助萨丽保住她的工作吗?那你就必须说服她,让她也成为我们团队的一员。事实上,现在你已经成为非常棒的团队成员了,她也应该加入进来。等我们下次聚会的时候,我希望她能成为我们之中表现非常好的成员。」
-  安妮根本不相信沃尔特的话,他真是只是想让萨丽跟大家关系亲热一些而没有别的企图吗?安妮的大腿颤抖着,过去四个多小时的性爱让她既疲惫又兴奋,一想到萨丽也可能被沃尔特奸淫,她的内心禁不住又激动起来。
-  妈的!这算怎么回事啊?今天早上我还是个本分的妻子和爱家的妈妈,到了晚上我就变成另一个男人的淫荡骚货,我还要想办法去说服我的邻居和最好的朋友答应跟老板性交,而且我还要与我的男女同事们发生性关系。
-  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安妮努力想把今晚发生的事情从脑子里清除掉。拐进她家门口的车道后,她也不知道家里有没有人,因为现在是困难时期,家里即使有人也常常不开灯,以节省电费。-
  她走进房间,听到电视机的响声,知道家里有人。那是她的双胞胎女儿正在看电视真人秀节目。-
  由于满身都是和沃尔特做爱后留下的性交气味,安妮只和两个孩子待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她跑到卧室,看到丈夫已经睡着了,便悄悄地去浴室洗了个澡,洗去她身上出轨的痕迹和别的男人留在她身体里的精液。-
  这时,她第一次有了些许犯罪的感觉,但在和沃尔特有了如此美妙的性接触以后,她的观念发生了一些变化。她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为了家庭,为了生存。而且,如果这样能让她感觉快乐,那干吗不呢?-
  她爬上床,回忆着沃尔特带给她的快乐很快就进入了静谧的梦乡。就在她进入梦乡的瞬间,她似乎看到了萨丽美丽的裸体夹在她和沃尔特的裸体之间,她们在一起尽情享乐着。-
  第二天,安妮在公司门口碰到了萨丽,她立刻叫萨丽上了自己的车。在冷冰冰的车里,安妮兴奋地向萨丽讲述了昨晚她所经历的冒险。
-  「萨丽啊,实在是太棒了!我简直不敢相信,但我的确非常享受和他相处的每一秒钟。让我详细告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安妮详细地跟萨丽说了在昨晚的4个小时里,她和沃尔特在那个简陋的小房子里所做的一点一滴。-
  安妮紧紧地抓着萨丽的说,说道:「萨丽,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我想我还是直接说了吧。沃尔特说,只要你愿意和他好,愿意成为他那个团队的一员,他就可以帮你保住你的工作。也就是说,他想让你和他做我昨晚和他做的事情。」-
  萨丽使劲摇了要头,坚决地说道:「不,不,绝对不行!我绝对不会让那个婊子养的碰我一下,我太爱我丈夫了,我绝对不可能欺骗他。」
-  安妮打断她的话,说道:「萨丽!这怎么能是欺骗呢?这是为了保住你的家庭啊!为了生存下去,我们这样做也是不得已的啊!这是完全理所当然的事情!虽然现在我和迪克经常吵架,但他还是我的丈夫,我和别的男人性交和不是出于欺骗他的目的,我贡献出我的身体,也完全是为了保住这个家庭,让我的家人更好地生活在一起!」
-  她接着说道:「萨丽,沃尔特希望你和我们一起玩3P呢。也许这是帮助你比较容易的接受这个事实的办法,毕竟我们是在一起的,必要的时候我还可以帮你,让你觉得不那么尴尬。」
-  萨丽考虑着安妮的话,说道:「安妮,让我再好好想想吧,好吗?这对我来说绝对是个非常严重的事情,我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受这样用身体换工作的做法,更不要说还要跟沃尔特和你一起做爱了。」
-  安妮点点头,回答道:「好吧,再好好想想吧。晚上6点我还要在富艾特酒吧和沃尔特见面呢,如果你愿意加入,那就6点15左右过来吧。如果到那时候你还没来,那我就告诉沃尔特你不愿意那么做,但我还会继续想办法说服他,让他帮你保住你的工作的。」
-  萨丽点点头,拉紧她大衣的领子,打开车门冒着寒风跑了公司的大门。-
  安妮跟在她身后下了车,迈着从容不迫的步伐不紧不慢地朝公司里走去。她的心里充满了期待,期待着晚上再一次享受激情的性爱、享受肉欲的释放,不管萨丽加入不加入都会一样的兴奋和舒服。
-  走进办公室,坐在办公桌旁,安妮强迫自己放下满脑子的肉欲念头,集中精力做好8小时的工作。下午4点左右,沃尔特来到她的办公桌前,要确定一下她晚上是否还会去酒吧和他幽会,安妮笑着做了肯定的回答。下午6点,安妮锁好办公桌的抽屉,穿上她那身厚重冬季大衣,离开公司去了富艾特酒吧。
-  离开办公室之前,安妮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她的女儿们她因为工作要晚点回家,要她们自己弄点吃的。女儿们听话地答应了,然后说道:「妈妈,我们真的很担心爸爸。他又喝醉了,躺在沙发上睡着,我们怎么都叫不醒他。」-
  安妮叹了口气,告诉她们给他盖上被子,让他好好睡吧。女儿们跟她道了晚安,就把电话挂了。-
  安妮来到酒吧,环顾四周找着沃尔特。他好像还没有来,因为安妮并没有在酒吧里看到他的身影。她走到他们前一天坐过的那个座位那里坐下,等待着沃尔特的到来。-
  5分钟以后,沃尔特来了,直接走到安妮的座位跟前。与昨天不同的是,这一次他直接和安妮坐在同一边,而不是对面了。他搂着她的身体,亲吻着她的嘴唇。-
  安妮公司里的一些同事,也就是那些所谓的团队的成员们也围坐在酒吧中间的一张桌子上喝着酒,偷看着安妮和沃尔特的亲昵举动。在他们中间,有个名叫戴安娜·威尔森的高个子、大胸脯的女人,一边对安妮他们这边指指点点,一边大笑着说道:「我看,老沃尔特又有了新的猎物了啊。我想,那个『假装正经夫人』早晚得解开她的裙子、脱掉她的鞋子吧。我知道沃尔特那家伙绝对能把那个女人肏得灵魂出窍。」-
  那些人轰的一声大笑起来,接着,他们转移了话题,开始谈论起工作中的笑话了。看来他们对沃尔特勾引、玩弄女同事已经见怪不怪了。-
  安妮回应着沃尔特的亲吻,她的手也伸下去解开他的裤子,掏出他的阴茎抚摩着,甚至在女招待走过来跟他们送酒水时,安妮也没有把手从沃尔特的阴茎上挪开。看着女招待瞪着眼睛看着安妮套动着沃尔特的阴茎,他们俩都哈哈笑了起来,兴奋、淫荡的情绪相互感染着对方。-
  沃尔特一边享受着安妮的抚摩,一边品尝着美酒,然后说道:「看来我得去找哈利要个房间了。」
-  说着,他站了起来,准备离开座位。-
  安妮一把拽住他,说道:「等一下,我的宝贝,我要给你个惊喜呢。今天早上我跟萨丽谈了那个问题。」-
  她停顿了一下,喝了口酒。
-  「谈完以后呢?」
-  沃尔特问道。-
  「谈完以后,她说她要好好想一想。如果她愿意成为我们团队的一员的话,她会在6点15分左右到这里来。现在已经6点10分了,让我们再等5分钟好吗?看看今晚是我们俩还是我们三个人一起去后面的房间。」-
  沃尔特笑着点点头,说道:「这真是太奇妙了。那就让我们看看你对她的说服力如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