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私处的一颗痣
私处的一颗痣

私处的一颗痣

「小天?你怎么来了?」,开门的是姨夫。   「我来找郭颖」,我低着头换鞋,心里却充满了忐忑,低声道。   「哥,你怎么来了?」,郭颖可能听到我的声音,穿着睡衣从房间里走出来。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又冲动了,没有想清楚就直接来找她。四个人在客厅里 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姨夫出声打破了这一尴尬局面:「有什么事你们聊……」。   郭颖拉着我进了她的房间,我似乎能感受到身后有两道目光一直跟随着我, 于是脊背一阵发凉。   「你怎么来了?」,她眨着美丽的大眼睛又一次问我,「想我了?嘻嘻……」, 她竟然还能笑出来。   我紧紧抓住她的肩膀,力气大的让她皱紧眉头,她低呼嗔道:「痛!你别在 这里……,我怕……」。   我被她的话弄得哭笑不得,现在我哪有心情跟她偷情!   「我爸知道我们的事了,奶奶告诉的!」,我凑到她耳边小声道。   「啊!」,她从我怀里挣扎出来,瞪大眼睛看着我,急道:「那怎么办?姨 夫怎么说的?姨妈呢?」   「你别急!小点声,你爸妈在外面呢!」,我赶紧捂住她的小嘴,道:「我 爸看着倒并不反对,不过我妈可就说不准了,刚才还告诫我不准打你主意……」。   「那怎么办?都怪你,在你奶奶家不让你乱搞你不听,现在倒好了!你!我 讨厌你!你说怎么办?」,她急的快要哭了,声音哽咽的埋怨着我。   「别哭别哭!要不我现在就跟你妈说清楚!我不想再这样偷偷摸摸下去了, 我要疯了!」   「可……,万一他们也反对怎么办?我怕!」,这时她却瞻前顾后,退缩了, 根本不像平时的作风。   「要是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不试试就没有一分机会,试试或许有50% 的成 功的机会!」,我抓着她的肩膀摇晃着她,低声吼道。   「让我想想!」,她捂着嘴瞪大眼睛道,我能看出她的眼睛有些失神。   「我去说!」,她突然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在这里等我!」,说罢她就像 奔赴刑场一般,义无反顾的向门走去,只是小手碰到门把手的刹那,她又忍不住 的回头,可怜巴巴的看着我,嘴一撇,眼泪就断了线的珍珠,滚滚而下。   「我要是死了,你别为我哭泣……」,她说道。   操!我被她的话差点噎死,哭笑不得,忍着笑对她道:「放心,我会给你收 尸的!」   「我讨厌你!」,她流着泪娇嗔道,「我要是死了,也得拉你垫背!」,这 时,我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女孩儿,那个性格倔强、不服输的女孩儿。   房门关上后,我一下子瘫坐在她的床上,就像一个临刑前的犯人,饱受着直 面死亡的煎熬,度秒如年。   「张天!你给我出来!」,一声尖利的吼声从客厅里传来,吓得我直哆嗦。   完了,完了!我痛苦的呻吟道。   「你别急,你别乱来!」,听起来像是姨夫在旁边劝她。   「郭建民,姓郭的,你给我让开,这里没有你的事!」,这是小姨的狮子吼。   房门被踹开,小姨一脸怒气的冲了进来,后面还跟着妻管严的老郭,以及哭 得像个泪人儿的郭颖。   「小姨,有话好好说!不要打我!」,我抱着头躲着她的巴掌求饶道。   「你这个没良心的,我把你当亲儿子养了那么多年,你就这么把我的闺女祸 害了!我打死你!」,她一边哭一边痛打。   我只能一边抱着头,一边给郭颖使眼色,赶紧救我啊!郭颖似乎被她妈发飙 的场面惊呆了,只是张着小嘴直愣愣的看着。   「姨,你打吧!」,我咬咬牙也不躲了,把头伸过去,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 的模样。   「你!」,她伸在半空中的手却到底没有落下来。   「姨,我跟你说句实话!我就是喜欢郭颖,我还非她不娶了!姨夫,你们要 么今天把我打死,要么我就跟郭颖结婚!你们看着办吧!」,我把脖子一梗,很 无赖的说道。   「郭颖!」,小姨发现在我这里找不到突破口,转头怒吼道,「你呢?!」   「我都跟他同居了,我还能咋样?!」,她缩着肩膀嘟囔道,一边说一边往 门口退去。   我恨不得扑过去把她掐死,这个时候怎么还火上浇油呢!说句软话不行吗? 就连老郭的脸都黑了,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凶恶的目光似乎要把我剥皮揎草一般。   「姓郭的,你生的好女儿!我不管了!」,小姨狠狠的踹了姨夫一脚,转头 就走了。   躲在门口的郭颖,像只见了狼的小白兔,嗖的一下子闪到了角落里,过了一 会儿才从门口又探出小脑袋,泪光闪闪的冲我挤挤眼,又冲老郭撒娇道:「爸… …」。   「爸什么爸!我宁可当你儿子!」,他怒道。   「爸!我知道你最疼我了!求你了,你劝劝我妈……」,郭颖抱着他的胳膊 央求道。   只是似乎没什么作用,姨夫很无奈的苦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妈的脾气, 我说话一点用处也没有!还有你!你别给我在那边偷偷的笑,我真想抽死你!」, 他狠狠的瞪着我怒道。   「我去看看你妈……」,他拍拍郭颖的脑袋道,临走前一脸奸笑对我道: 「你等着吧,等你妈怎么收拾你!」。   门一关上,郭颖就跳了过来,泪眼汪汪道:「哥,你好勇敢啊!」   「勇敢个屁!」,我浑身脱力的仰躺在她的床上,「差点死了,就差一点点!」   我又弹了起来,烦躁不堪道:「刚才你妈打你没?」   「没啊!我就说,说我和你……,然后她就冲过来了……」,她强忍着笑道。   「啊!到底是亲闺女!最后把气撒到我身上!」,我捂着脸又躺回床上,痛 苦的呻吟道。   「呸!本来就是你祸害了我!」,她扑到我身上娇嗔道,「你说是不是?你 得对我负责!」,她狠狠的咬着我的脖子道。   「我肯定想负责,就怕你妈不给我这个机会!」,我白了她一眼道。   「还有我妈!」,我又哀叹一声,「你说咱俩的妈怎么这么反对我们在一起?」   「我哪知道!」,她皱着眉嗔道,「还是想想怎么回家跟你妈交代吧,嘿嘿!」, 她幸灾乐祸的笑道,娇艳的脸上还挂着泪珠,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只是嘴里说 的话却让我恨不得把她按在身下狠狠的蹂躏一番。   「要不你陪我回去?」,我奸笑着问道。   「不要!打死也不要!」,她赶紧使劲摇头。   ……   门突然被推开,郭颖一下子就从我身上跳了下来,回头一看,是她爸探头进 来,于是满脸羞红的嗔道:「爸,啥事?」   「你!你们!张天,还不快滚!怎么今晚还想睡这?!」,他瞪着我咬牙切 齿的骂道。   「……」   在郭颖满是笑意的眼神中,我灰溜溜的被赶出了门,满怀心事的下楼梯时, 踩空了台阶摔了个跟头,一边骂着该死的台阶,一边想着怎么回家跟母亲交代… …   刚回到家,车还没熄火就接到郭颖的电话,她告诉我她妈已经打电话给我妈 了,让我小心点……   操!我挂了电话骂道,呆呆的坐在车里,一点也不想离开这里。   最后,在车里冻得发抖的我,怀着壮烈悲愤的心情进了家门。   嗯?竟然没有疾风暴雨般的斥责生,也没看到一个人。客厅里静悄悄的让我 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我探头四处打量,直到身后响起声音:「回来了?」   「你妈被你气坏了,在里面躺着呢……」。   「哦,那我先回房间了!」   「站住!」,他叫住了我,「你有胆子干这事,怎么就没胆量解决?」   「我……」,我转身嗫嚅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混账!」,他瞪了我一眼骂道,「郭颖怎么办?」   「我和她结婚……」,我垂着脑袋没底气的回道。   「要是能结婚,还能弄成现在这样?这个年是过不好了!你就使劲作吧!」, 他很少见的叹着气道,「你妈说没脸见人了……」。   「啊?有什么没脸见人的!」,我怒道。   「你冲我喊什么!」,他又瞪着我道,「赶紧滚,带着郭颖回上海吧,眼不 见心不烦!滚滚滚!明天就回去!」。   「爸……,你不反对吧……」,我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根稻草一样,怯生生 的问道,就连多少年没有喊过的那个字都无意识的喊出了口。   他的嘴角抽了抽,线条刚硬的脸僵硬了片刻,苦笑道:「主要是你妈……, 你还是赶紧滚吧!」   「那你在家多劝劝我妈,我知道她听你的……」,我竟然腆着脸讨好的求他。   「滚!」,他狠狠瞪着我道,「明天自己走,没人送你们!」   ……   于是,在腊月二十八的一大早,我就带着郭颖踏上了「私奔」的旅程,当天 回到了上海,回到了冷冰冰的家里,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身心疲惫的俩人一到 家连澡都没洗,便相拥着睡着了。   半夜里,我被一阵压抑的低泣声吵醒,胸口也是一片湿漉漉的水迹。   「别哭,别哭!」,我只能紧紧的搂住她,轻声安慰道。   「呜呜……,我想家!」,她在我怀里痛哭道,「呜呜,我刚才醒来,一个 人好怕……」。   「我不是在这吗?别怕,我抱着你,别怕……」,我的脸紧紧的贴着她的脸, 拍着她的背道,「我不睡了,陪你聊天吧,好不好?」   「嗯,好!」,她在怀里用力的点头道:「哥,抱紧我,我好冷!」   迷迷糊糊不知道说了什么话,也不知道说了多久,怀里的女孩儿挂着泪珠轻 轻的睡着了,我吻着她脸上的泪水,叹了口气,混混沌沌的打了个盹,然后惊醒, 然后又疲惫困顿的睡着,然后再次惊醒……   最后我被自己折腾的不敢入睡,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然后感觉着窗外慢慢 的泛起亮光,直到天光大亮——今天是除夕。   「哥,你醒了?」,她在怀里拱了拱,慵懒的问道。   「嗯,刚醒……,你困不?再睡会儿吧,外面阴天,正适合睡觉!」,我拨 动着她的红唇笑道。   「嗯,抱着我睡!」,她撒娇道。   「好暖活……」,她闭着眼睛喃喃的说道,「哥哥,我好喜欢你的怀抱,好 暖……」,说着说着她又轻轻的睡了过去。   我是被一阵刺痒所扰醒,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娇嫩的脸颊,笑眯着 的眼睛,她咬着唇一脸坏笑地用发丝轻轻的挠着我的鼻孔,看我睁开眼睛,便嗔 道:「大懒猪!真能睡!人家都醒了,你都没吻我!」   「我错了!」,我笑着道,然后捧着她的脸狠狠的亲了一口。   「呸呸呸!快起来刷牙去!你昨晚睡觉都没刷牙!嫌弃你!」,她捂着嘴娇 嗔道。   「……」,我白了她一眼道:「你也没刷好不好?嗯?似乎也没洗澡?来, 让我检查检查,看看你下面是什么样?哈哈……」   「讨厌!你还说,你还说!人家难受死了!我要洗澡!你抱我去洗澡!」, 她撅着唇撒娇道。   「还想家吗?」,我捧着她的脸问道。   「嗯,有一点点」,她有些黯然道,「不过,有你在身边,就不那么想了! 我想,这里也是我们的家,你说呢?」   「嗯,这里也是我们的家!」,我紧紧的抱住她,脸摩挲着她的头发喃喃的 说道。   鼻子突然有点酸,深深吸了一口气道:「那我们赶紧准备过年吧!」   「好啊!」,她眯着眼睛笑道,「吻我!」,然后又道:「只能吻一下!要 等洗完澡才能……嘻嘻」。   ……   吃了只有两个人的年夜饭,在冰冷的房子里,我紧紧的拥着她,道:「对不 起……」。   「不要说对不起!」,她眨着美丽的眼睛道,「我喜欢这样,多安静啊!有 你抱着真好!」   「不打个电话回家吗?」   「不了!」,她撅着嘴摇头道,「现在只想这样安静的坐着,多好……」。   灯光下,她的眼睛里满是水光,我知道她其实是想家的,其实是想哭的,而 我对此却无能为力。   「哥哥,你说过了今晚,我们会不会好起来?」,她抬头看着我问道。   「会的!肯定会的!」   「嗯,我也相信我们会好起来的,而且会越来越好!」,她微笑着说道。   「现在几点了?」,她俏皮的笑着问道。   「嗯?好像十点多了……」,我看了看手机,很多短信的提示,只是我没有 心情去一条条回复。   「嘻嘻,那哥哥,你还不吻我?」,她咬着唇羞涩道。   「嗯?」,我歪着头疑惑道。   「我们爱爱吧!」,她笑着道,「在爱爱中过年,嘿嘿……」,她捂着嘴笑 道。   「小妖精!你可真……」   「我怎么了?」   「你可真诱人!」,说罢便吻上了她的红唇,很快两具赤裸的身体翻滚在一 起。   窗外没有烟花的爆炸声,所以房间里只剩下沉重的喘息声和越来越高亢的呻 吟声。   「哥哥,好好爱我!我爱你,张天!」   「我也爱你,郭颖!傻瓜!你真是个小傻瓜!」   「我愿意!那你爱傻瓜吗?」   「爱!」   「那我就是你的小傻瓜,你的白开水……,吻我!」   ……                (六十六)   听说,母亲除夕一天没有一个笑脸;听说姨妈一整天都耷拉着脸,以泪洗面。   嗯,都是听说的,听老郭说的,哦,是郭颖的老爹说的。   还是当爹的疼女儿,正月初一一大早,我和郭颖还赖在床上的时候,老郭就 给郭颖打电话,一个大老爷们儿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发抖,不知道是在家里受虐还 是因为想他闺女。   我对老郭说,我跟姨说几句吧,拜个年。   谁想到他哼了哼道,你可饶了我吧,大过年的拐走了我女儿,可别再把我老 婆给气死!   操!我一脸尴尬的看着郭颖,她却捂着嘴笑得很开心——这爷俩真的是一对 奇葩!   于是我怒道:「你们非得等我把郭颖的肚子搞大才……?」   还没等我说完,他便大怒道:「你敢!我抽不死你!我就知道你这小子一肚 子坏水!郭颖!」,他的声音差点震聋了我的耳朵,「郭颖!你要是敢让这小子 ……,我……!我就抽死他!」。   「扑哧」,郭颖捂着嘴笑眯了眼睛,得意的冲我眨眨眼睛。   「我说姨夫啊,你讲不讲理!到头来不管怎样你都要抽我?」,我哭笑不得 的问道。   「呸!不抽你抽谁!那天晚上你走的快,要不是你姨嘱咐我,我真抽你!」, 他恶狠狠道,可下一刻他的话便让我傻了眼:「你要是有本事就给我生个外孙子! 否则免谈!妈的,这年没法过了!」   挂了电话后,我愣愣的问郭颖:「你爸啥意思?」   她白了我一眼嗔道:「我哪知道!」   「要不现在咱俩先造人?」,我淫笑道。   「我发现我爸跟你一样很坏!我说呢,以前你俩总能玩到一块去!真的是狐 朋狗友、一丘之貉!」   「哪有这么说自己爹的?」,我怒道,「要说就只说你爹,不要捎带上我! 当年我那么小,都是你爸带坏的!」,我瞪着眼睛强辩道。   「呸!你以为我不知道,高中的时候你不知从哪弄来本小黄书,最后落在我 爸手里,你们都是……!哼!」,她咬牙切齿的揭我的短。   「这你都知道?」   「不知道,我不知道!」,她赶紧摇头否认道。   「嘿嘿,你是不是偷偷的看了?哈哈,郭颖啊郭颖,原来你也这么不正经啊!」, 我淫笑道。   「张天!我讨厌你!我咬死你!」,她恼羞成怒的扑过来,张牙舞爪的在我 身上扑腾着,小嘴落到哪里,哪里就是一阵剧痛……   ……   「还疼吗?」,郭颖再一次泪眼婆娑的摸着我身上的伤口,一脸心疼的问道。   「你说呢!」,我白了她一眼,道:「大过年的竟然被小狗咬伤了,嘿嘿… …」。   「人家才不是小狗呢!谁让你笑话我呢!」,她撅着嘴嗔道。   「我发现你爹其实是个好人!」,我一脸正经的说道。   「呸!」,她羞恼的嗔道,「你们狼狈为奸,他为了个孙子就把她闺女卖给 你了!」   「有吗?」,我眨着眼睛问道。   「有啊!他不是说你有本事……」,她脸上泛起了红晕,娇嗔道:「你好坏!」   「那要不我们现在就给他弄个孙子出来吧!」,我捏着她的脸坏笑道。   「不要!」,她拍开我的手怒道,「还不起床!起床给我做饭吃!」   「……」,我翻了翻眼皮,道:「郭颖,今天好歹是新年的第一天,你就不 能起床给我做饭?」   「想得美!新年的第一天让我给你做饭,那这一整年我都得给你做饭!」, 她头扭到一边,哼道。   「那你吃什么?」,我苦笑道。   「你做什么就吃什么啊!」,她这才露出笑脸来。   「那你吃鸡吧!」,我坏笑道。   「嗯?有鸡吗?」,她一脸困惑道。   「当然有,来,给你吃鸡吧……」。   「讨厌!张天,你太无耻了!你把它拿开,唔唔……,我讨厌你,……唔唔」。   ……   「哥,我想给姨妈打个电话,你说呢?」,吃完饭后郭颖问我。   「干嘛?」,我狐疑的看着她,一脸紧张的问道。   「就是想跟她说说话啊,万一被你气坏了怎么办?」,她撅着嘴嗔道。   电话里,母亲听到郭颖的声音就开始哭,一边哭一边说对不起她,说没脸见 她妈了。我在旁边听着就牙疼,她怎么说的像是我强暴了郭颖一样,没有啊,那 晚我们俩都是自愿的啊,喝了点酒后便干柴烈火了……   最后又转到我身上,只听母亲恶狠狠的说道:「小颖啊,要是他欺负你,你 就告诉我,我抽死他!」   「姨妈,我哥对我很好啊,很疼我的,你别担心,等我妈消了气,我再回去 看你啊!」   听了郭颖的话,我感动的都要哭了,之前我是里外不是人,每个人都把责任 推到我身上,虽然我知道这确实是自己的责任,可也不能动不动就要抽死我吧! 现在总算有人替我说句好话了,不由的感叹道:还是亲亲表妹对我好!   挂了电话,我捧着她的小脸道:「还是表妹对我好!知道替我说好话……」。   郭颖嘟着唇道:「哼!听到没有!你要是欺负我,姨妈就抽你!」   「……,那刚才的话我收回!」,我翻了翻白眼道。   「那不行!难道我对你不好吗?」,她怒嗔道。   「好好好!你对我最好了!」   「哼,算你识相!来,啵一个!」,她眯着眼睛娇笑道。   「……」,这个小狐狸精,总会打一棒子后给一个甜枣吃!   ……   我曾听说过:每个人心里总会有一个人,碰不得,扔了,舍不得。我一直以 为这话很矫情,是一种无病呻吟式的做作。   只是当高校开学后的第一天,我在公司里收到宋佳楠「我想你了!」的短信 时,我才突然想起了这句话,难道是我错了?   想到这个三年前在动车上认识的女孩儿,这个说着一口吴侬软语的女孩儿, 这个让我有过美好和伤感回忆的女孩儿,我不由的怔住了,呆坐在椅子上看着桌 上的杯子,久久不语。   直到又一条短信铃声响起,我才被惊醒,看了一眼还是她,「我很想你!你 想我吗?」   操他妈的!我狠狠的骂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究竟是什么意思?她 难道不知道我有女朋友吗?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现在的感觉跟前年听说颜霁怀孕时的感觉很相似,焦虑、困惑、不安、挣 扎不已。   我他妈的到底该怎么办?!   我心怀忐忑的回道:「你想干什么?」   很快她回道:「我只是想你了,如果你不忙,能出来陪陪我吗?」   我很忙,我对自己说,我真的很忙,只是当我打出字后,却是:「我下午有 时间,哪?」   「我去找你!你告诉我在哪?还是上次那个咖啡馆吗?」   那个咖啡馆虽然离公司比较近,但却有点偏僻,我也是某次无意中发现的, 下午时分人不多,里面很安静,等了半个多小时,我透过玻璃窗看到她下了一辆 出租车。   「来了?」,我在门口给她开门,笑着问道。   「嗯……」,她微涩的点头应道。   她似乎又消瘦了,脸颊变得更加修长,典型的瓜子儿脸,一双杏眼下的眼袋 愈发浓重了,不过这让她看起来更有味道了,是的,更有女人味儿了。   「请坐!」,我又给她来开椅子,殷勤问道:「喝点什么?」   她却没有坐下,抿着唇看着我,良久,她才嫣然一笑道:「我想你了!想见 见你……」。黑白分明的杏眼中蕴满了水雾,让我一时无法看清她的眸子。   「坐啊!」,我竟然有点小小的感动,走过去把她按在椅子上,手指在她消 瘦的肩膀上用力用力,凑到她耳边柔声道:「你又漂亮了!很美,很性感!」   她的手按住了我的手,侧着头咬着唇道:「我想你了……,你想我么?」   「想……」,我不知道为何会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或许是在看到了她那张 白皙的脸庞,还是她闪着水光的眼睛中透露出的期待和渴望?   「那我不想喝什么东西……」,她垂下首低声道。   「嗯?」,我疑惑的问道,「那你……?」   「附近有家酒店……」,她的脸变得粉红粉红,但她却倔强的抬起头,直直 的盯着我的眼睛。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她,感觉是不是时空错乱了?或者,我是在做 梦?这句话难道不应该是从我口中说出来吗?   「你怎么不说话?」,她咬着唇问道,杏眼中的水光越来越亮,似乎下一刻 就要溢出。   「好啊!」,我握住了她的小手,笑道。   「你笑话我?」,她的眼角有点湿,有泪水从脸颊滑落。   「没有,没有!」,我小心翼翼的给她擦着泪,只是眼泪越擦越多,我慌了 神,低声道:「别哭,我这就带你去!」。   她靠进我的怀里,我拥着她再一次走进那家酒店。房门关上的那刻,她忍不 住趴在我的肩头低泣起来。   我无声的叹息了一声,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道:「别哭别哭……,你怎么 了?不是想见我吗?」   「嗯,我想你了!想见你!」,她一边捂着嘴抽泣着,一边点头哽咽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我捧着她的脸给她擦 了擦泪,柔声问道。   「人家就是想你了!很想你!我……,上次我不该那样离开,我……,我想 你……」,她泪眼斑斑的看着我道。   「傻子」,我无奈的苦笑道,「那天是我不对,不关你的事,千万不要再哭 了,你看,妆都哭花了,就不漂亮了……」。   「嗯,我不哭了!」,她低下头用力的擦着眼泪,使劲的点头道。   她低着头擦泪,我只能站在旁边看着,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工作找得怎么样了?」,我问道。   「有两个了」,她抽泣着答道。   「哦?哪里的?」   「老家,还有NJ的,我还在想该去哪呢……」,她终于止住了哭声,抬起 有些红肿的眼睛看着我道。   「挺好的……」,我笑道,然后便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只好低着头呆呆的 看着她。   「你这么看着我,我很慌……」,她腻声道。   柔腻的声音让我色心大起,一把抓起她的小手笑道:「我发现每次见到你, 你都会给我惊喜,这次见到你,你又变漂亮了!」   「真的?」,她咧着嘴开心的问道,被泪水冲洗过的脸颊上,重新显现出几 颗淡淡的雀斑,我用手指小心翼翼的触摸着那几颗雀斑,指尖儿感觉到她脸上的 肌肤在手指下阵阵的颤栗。   「我好痒……」,她咬着唇嗔道。   「嗯?痒?」,我故意笑的很坏,「那里痒了?」   「呸!你真色哩!」,她红着脸轻啐道,「我的脸痒……」。   我挑起她的下巴,低头吻上她的红唇道:「下面不痒吗?」   「嗯……」,她闭上眼睛轻声道,「抱抱我……」。   她的身体柔弱无骨,消瘦的后背似乎能被我用力的勒断,我在她耳边道: 「我有女朋友的,而且很爱她,我不会离开她……」。   「我知道……」,她用力的推开我的脸,咬着唇道:「可我真的想你了!」   我苦笑道:「我知道你想我了,就像有时候我也会想你一样,可这种想念是 不同的,你……,明白吗?」   「不明白!」,她摇头道,随后又点头道:「我知道我不该这样,可我就是 忍不住的想你……」。   「……」,如果只有我一个人,我肯定会痛苦的跪在地上,以头抢地。   这时的我发现自己真的惹上了一个不该惹的女孩儿,一个执拗的要命的女孩 儿,她如飞蛾一样,奋不顾身的扑向火焰,即使她清楚前途渺茫……   我突然很同情她,就如同情过去的自己一样。我有些心疼的抱住她,柔声道: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真的不该再见你!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这就送 你回去!」   「为什么?」,她抬起头来迷茫的看着我问道。   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儿,她的脸还带着一丝稚嫩,我就忍不住的痛恨自己, 我咬牙切齿的低吼道:「难道你不知道我是个混蛋!我是一个无耻卑鄙的人?我 欺骗了你!我一直都有女朋友!你还想怎样?上次你走后为什么还回来!你难道 还想让我继续骗下去?连我自己都不忍心骗下去了!你怎么还不明白!」   「可我就是想你啊!」,她泪流满面的喊道。   「你就当我死了好了!」,我怒道。   「为什么?」,她的声音变得尖细,眼睛里满是绝望,「你为什么要这样对 我?赶我走?」   「因为我有女朋友啊!」,我无奈的苦笑道。   「你们可以分手啊!」,方才的发作似乎也让她用尽了力量,她柔声道。   「可我很爱她!我要娶她,我要和她结婚!」,说完后我便痛苦的闭上眼睛, 不忍心看到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或许她的眼睛曾经很亮,但我知道,此刻她 的眼睛肯定充满了悲伤。   ……   从酒店里出来,我一个人站在路边,突然又想起了那句话:每个人心里总会 有一个人,碰不得,扔了,舍不得。只是,我想,宋佳楠的心中不会再有这么一 个人了——她心中的美好被我生生的毁灭了。   一个女孩儿一生中能有多少美好的回忆?而我却生生的将她最宝贵的美好摧 毁了……   爱情有时候更像是豪赌,赢了一时的幸福,输了却是一生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