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女教师爽死我-淫妻奸情
女教师爽死我-淫妻奸情
   吕安妮现三十三岁,于年前嫁为人妻,研究所是全校一致公认的校花,面貌姣好、三围均匀,生得肌肤雪白、美艳媚人,她毕业后在一私立高中任教,是全校最美丽的老师,浑身散发出成熟妩媚高雅气质的女人魅力!走起路来,浑圆肥美的丰臀左右摇摆着,这般妖媚倩影不知迷惑多少男人有色的目光。新婚不久老公被派驻海外难得夫妻相聚,留下她孤守香闺,强忍两地相思之苦,守身如玉、为人师长的她万万没想到,在某次家访竟被学生奸淫成为不贞的淫妇。好色的阿健虽然在夜晚里有成熟妩媚的美姨妈共枕相陪,随时享受男欢女爱的乐趣,但食髓知味的他对性已产生诸多的渴望,不时注意周围有否成熟性感的女人,想勾引到手。阿健升高二后,那姿色艳丽的老师吕安妮从台中转校来,并担任阿健的班导师兼英语教师。
  面对如此美艳动人的女教师,阿健每次英语课,脑海中却幻想着:讲台上吕安妮短裙内那双雪白修长的美腿间夹着的是何等娇嫩的小穴,那柳腰腹下长的是何等茂盛乌黑的芳草?尤其老师那饱满浑圆的丰乳上的奶头是否红嫩如豆豆?有一回吕安妮穿着丝质浅白上衣,掩不住胸前一对绷紧呼之欲出的饱满乳峰,阿健不禁怦然心动,色膊的双眼目不转睛紧盯着吕安妮胸部,胯下勃起的鸡巴竟亢奋得流出精液来。阿健虽已在姨妈媚艳的肉体有享不尽的美肉,但是他也垂涎吕安妮雪白的胴体,暗想着该如何把老师挑逗到手,以享受她成熟的肉味。淫邪的遐思使得阿健总是陶醉于导师的身材,成绩一落千丈,倒引起了吕安妮的关切。
  仲夏夜的某个周末,夜晚七点左右,吕安妮来到姨妈的花园别墅作家庭访问,碰巧姨妈当天须出差往高雄四天,只有阿健闷在房间里翻阅色情小说,看得十分起劲,美艳的吕安妮不速到访使阿健内心喜悦不已,心想今晚必定要设法一亲芳泽。他高兴得奉上茗茶待客:「吕老师……我姨妈有事出差南部了……不知是否可以请你留下片刻……想请教英文课的问题……」那诡计多端的阿健唯恐吕安妮匆匆离去,乃企图藉口挽留之以便伺机哄骗她上床。「好啊…你先将今天英语课上教的文章读给我听听……」高雅温柔的吕安妮啜饮了几口茗茶,竟不知自己陷入阿健设下的圈套成为笼中之物,她满怀好意的答应停留些时间指点阿健的功课。
  吕安妮此时的装扮比白天课堂上端庄的仪态显得更有女人味:穿了件低领口的浅黄套衫及鲜白色的短裙,美艳得引人遐思;姣白的脸蛋、鲜红唇膏下的薄薄樱唇红白分明格外动人,雪白的脖子挂着一串价值菲浅的珍珠项练,薄施脂粉的她半露着圆润柔软饱满的丰硕美乳,两颗大肉球挤出一道诱惑迷人的乳沟;雪白白浑圆手臂平放书桌上,微微张开的腋下生长着浓密亮黑的腋毛真是性感,这幕情景阿健看在眼里,想入非非、心不在焉,口中错字连连。
  「阿健……可要好好用功罗……」「知道了。可是我最近一直心神恍惚……读不下书嘛……」阿健开始用言词挑逗吕安妮的情慾,看看她反应如何。
  「咦……你才是个十六、七岁的孩子,有什么心愁呢……说来给老师听……」「吕老师……不论男女都会有七情六慾的……对吗……」那吕安妮一听,芳心微震:这小男生怎么了?看他长得高大健壮而出奇的早熟,莫非是思春想女人了?「哦……说得不错…人人是有情慾…但是你未成年…要好好读书才对…「唉…我就是老想到男女之间的事……才会心神恍惚惚的……尤其是听老师的课我更心神不定了…」
  吕安妮听了芳心一愣:「喔……那为、为什么呢?……」「坦白讲……是因为老师你长得太美艳迷人……瞧着您讲课时艳红唇膏彩绘下的樱桃小嘴一张一合,好是性感……你那隔着上衣呼之欲出的乳房更、更使人想入非非啊……」「再者……在走廊上,您那被窄裙包裹的肥臀左摇右摆的美姿好是迷人……我、我为你痴迷……害我时常梦想着和你做、做爱……唉!…使我要手淫自慰……好难忍受的相思苦……亲爱的老师……我哪还有心读书呢……」阿健露骨的告示使吕安妮听了如雷贯耳,想不到身为师长的她竟然会是学生性幻想的对象,她顿时芳心狂奔乱跳、呼吸急促紧张得那半露的酥乳频频起伏!「啊……你、你……」阿健打铁趁热,随即走到她背后双手搭在老师双肩上,小嘴贴在她的粉耳边轻浮的挑逗着说道:
  「心爱的老师……我深爱着你……请你帮我解决相思之苦……」吕安妮羞红得低下头摇了摇:
  「真荒唐……我、我是你的老师……年纪比你还大……再说又、又是有夫之妇……怎么能和你相爱呢……」「老师……时代开放……师生恋太普遍啦……何况,我也不愿破坏你的家庭……现在我只想要和你……享受你的肉体爱…」说完他双手从老师肩上滑向她的前胸,阿健双手伸入老师撇露低开的衣领中,插入绣花蕾丝的奶罩内,一把握住两颗丰满浑圆而富有弹性的大乳房是又摸又揉的,吕安妮好像触电似的打个寒噤,她扭动娇美身躯想闪避阿健的轻薄,冷不防阿健将头伸过去紧紧吻住她的丁香樱唇,吕安妮被摸得浑身颤抖她急娇喘着斥责:
  「啊……不要……快、快住手……我是你的老师啊……我有老公的……不行呀……」她的挣扎却更加深阿健的征服慾望,强行解去了她的套衫、奶罩,但见吕老师顿时变成白晰半裸的美女,她那雪白丰满成熟的肉体及娇艳羞红的粉脸,散发出成熟女人阵阵肉香,粉白的丰乳和红晕的奶头看得阿健浑身发热,胯下的粗鸡巴更形膨胀,她焦急的挣扎呐喊:
  「哎呀!……你、你怎么这样乱来……快放、放开我……我、我要生气了…
  …你、你快放手……不要啊!……拜托!……放、放我回家……」惊慌焦急的吕安妮由斥责转而哀求,但阿健无动于衷的使出连环快攻,一手揉弄着肥大乳房、一手掀起她的短裙,隔着丝质三角裤抚摸着圣美的小穴。
  「啊!」「啊!…」吕安妮又惊叫两声,那女人上下敏感地带同时被阿健爱抚揉弄着,但觉全身阵阵酥麻,丰满有弹性的白乳房被揉弄得高挺着,小穴被爱抚得感到十分炽热,难受得流出些透明的淫水把三角裤都弄湿了,阿健又把她的三角裤褪到膝边,用手拨弄那已突起的阴核,吕安妮被这般拨弄,娇躯不断闪躲着,小嘴频频发出些轻微的呻吟声:「嗯……嗯…」粉脸绯红的吕安妮挣扎的夹紧那双修长美腿,以防止阿健的手进一步插入她的小穴里扣挖,她用双手握住他摸穴的手,哀求的说:「你不能对老师无理呀……我是有夫之妇……我不能对不起老公……求求你把手拿出来。……阿健……你放过我吧……乖…
  ……好学生……听话好吗……」
  「不行……谁叫老师你长得那么美艳……今晚我非要和你做爱不可……只要你我守口如瓶不让您老公知道……换换口味尝尝老公以外的鸡巴有何不可……」
  「阿健……你人小鬼大……太可怕了……满脑子尽想些色情……不得了啊…」「亲爱的老师……别说道理了……刚才你可是答应帮我解决困难的……」「我是答应过……但不能用我的身体呀……这多见不得人的事……」
  「心爱的老师……这有什么害羞的嘛……请把你那成熟的性爱经验来开导我……让我分享做爱的喜悦以慰我对老师你暗恋之苦……好嘛!……」吕安妮闻言芳心内又惊又喜:喜的是她三十多岁的妇人还让十七岁小男生如此迷恋着,惊的是未成年的阿健刚才挑逗爱抚的手法竟像玩遍女人的老手,吕安妮渐渐地被阿健巧妙的性技迷惑了,她眼看这偌大的别墅空间,就只有她和阿健孤男寡女的相处一室,而阿健如恶狼般觊觎她的肉体,安妮心想自己是劫数难逃了。想起老公远在千里之外让她独守空闺,使得成熟的她久已缺乏异性的爱抚和慰藉,只得偶而藉着手淫来自行解决生理的原始需求,缺乏男人滋润怜爱的她,刚才被阿健撩弄得一股强烈的快感冉冉燃生,吕安妮的理智逐渐模糊了,她感觉体内一股热烈欲求正酝酿着,期待异性的慰藉怜爱,她浑身发热、小穴里是又酥又麻,期待粗长硬烫的鸡巴来慰藉充实它。
  回顾阿健的话或许言之有理,只要瞒着老公换换口味,又有谁知道呢?吕安妮眼看阿健虽未成年,却长得倒俊俏高大,做起爱来或许勇不可当、痛快得很,顿有了越轨偷情的淫念。但她毕竟从未被老公以外的男人玩过的,对自己身为人师,却即将和学生交欢做爱,她心中仍不免有一丝胆怯和矜持!她羞红着那张粉脸小心地试探的说:「阿健……我不信你真能明白男女性爱的真谛……你还只是个小男生……」「哼……我才不是小男生啦……不信你看……」阿健说着,走到她的面前一站,把长裤拉练拉下,掏出那硬硬梆梆的大鸡巴直挺挺高翘着。
  「唉呀……真羞、羞死人……」吕安妮惊叫出声,她想不到阿健的鸡巴竟比她老公的还要粗长巨大两倍以上,心想要是被它插进娇嫩的小穴里怎么受得了呢!
  吕老师粉脸更加羞红:
  「小色鬼……丑死了……还不赶快收回去……」「丑什么……这可是女人最喜欢的宝贝……老师你摸摸看……」他一手拉着吕安妮的玉手来握住他的热鸡巴,一手搓揉她丰满的大乳房游移不止,吕安妮被抚摸得全身颤抖着,虽然她极力想掩饰内心悸动的春情,但已承受不了阿健熟练的调情手法,一再的挑逗撩起了她原始淫荡的慾火。老师终于放弃了女人的贞节,她张开樱唇小嘴伸出香舌,师生俩热情的狂吻着,她那握住阿健大鸡巴的手也开始套弄着,她双眸充满着情慾需求的朦胧美,彷佛向人诉说她的性慾已上升!阿健看她这般反应,知道成熟美艳的吕安妮已难以抗拒他的挑情,进入性慾兴奋的状态,一把将她的躯体抱了起来,就往姨妈那充满罗曼蒂克的卧房走去,把娇美如花的吕安妮抱进卧房中轻轻放在双人床上。
  阿健反身去把房门锁好,老师那一双丰满肥大的乳房美艳极了,阿健万分珍惜般揉弄着,感觉弹性十足,与姨妈的丰乳不相上下,舒服极了。性爱经验丰富的阿健知道吕安妮是想要而又害怕,他想着:女人嘛,都是天生一付娇羞的个性,心头里千肯万肯,口里却叫着不行不可以,其实女人表里不一,就像艳丽无比的姨妈嘴说不行,到后来还不是让他玩弄有加?那慾火高昂的阿健先把自己的衣裤脱得精光后,扑向半裸的吕安妮身体爱抚玩弄一阵,再把她的短裙及三角裤全部脱了,吕安妮成熟妩媚的胴体首次一丝不挂的呈现在老公以外的男人眼前!她娇喘呼呼,挣扎着一双大乳房抖荡着是那么迷人,她双手分别掩住乳房与私处:
  「喔……坏、坏孩子……不、不行……求求你不要、不要啊……」吕安妮此时春心荡漾、浑身颤抖不已,边挣扎边娇啼浪叫,那甜美的叫声太美太诱人!阿健拉开老师遮羞的双手,那洁白无瑕的肉体赤裸裸展现在阿健的眼前,身材曲线婀娜非常均匀好看、肌肤细腻滑嫩,看那小腹平坦嫩滑、肥臀光滑细嫩是又圆又大、玉腿浑圆修长!她的黑阴毛浓密乌亮细长,将那迷人令人遐想的性感小穴整个围得满满的,若隐若现的肉缝沾满着湿淋淋的淫水,两片鲜红的阴唇一张一合的动着,就像她脸蛋上的樱唇小嘴同样充满诱惑。阿健将她雪白浑圆的玉腿分开,嘴先亲吻那穴口一番,舌尖再舐吮她的大小阴唇,牙齿更轻咬如米粒般的阴核。
  「啊……啊……小、小色鬼……你弄得我、我难受死了……你真坏……」老师被舐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电流般袭来,肥臀不停的扭动往上挺、左右扭摆着,双手紧紧抱住他的头部,发出喜悦的娇嗲喘息声:「啊……阿健……我受不了了……哎呀……你舐、舐得我好舒服……我要来了、就要丢了……」阿健猛地用劲吸吮咬舐着湿润的穴肉,吕安妮的小穴一股热烫的淫水已像溪流潺潺而出,她全身阵阵颤动,弯起玉腿把肥臀抬得更高,把小穴更为高凸起,让阿健更彻底的舐食她的淫水。「亲爱的老师……学生这套我吸穴的舌功你还满意吗……」
  「满你的头……小色鬼……你坏死了……小小年纪……就会这样子玩女人…
  …真可怕……我、我可真怕了你啊……」「嘻嘻……好老师……,我会给你更舒服和爽快的滋味尝尝……别怕……亲爱的老师……」「唉……阿健……
  别叫我老师啦……听了真使我心里发毛……害我背夫偷情……再被你左一句、右一句的叫老师……听了使我心虚不安……改口叫我安妮姐吧…」阿健欣喜若狂:「是……心爱的安妮姐……」看来这全校最美丽的吕安妮那空虚寂寞芳心,已被他撩拨得情慾高涨,相继乾妈、姨妈之后又将臣服在他大鸡巴下,成为他美丽的玩物,让他欲取欲求,享用她雪白无璧的胴体!阿健手握鸡巴,先用那大龟头在她的小穴口研磨。
  直磨得吕安妮骚痒难耐,不禁娇羞呐喊:「好阿健……别再磨了……小穴痒死啦……快、快把大鸡巴插、插入小穴……求、求你给我插穴……你快嘛……」
  阿健看她那淫荡的模样,知道刚才被他舐咬时已丢了一次淫水的吕安妮正处于兴奋的状态,急需要大鸡巴来一顿狠猛的抽插方能一泄她心中高昂的慾火,只听彩吕安妮浪得娇呼着:「死阿健……我快痒死啦…你、你还捉弄我……快、快插进去呀……快点嘛……」看吕安妮骚媚淫荡饥渴难耐的神情,阿健不再犹豫,对准淫水泗溢的小穴口猛地插进去,「滋~~~~」一声直捣到底,大龟头顶住吕安妮的花心深处,阿健觉得她的小穴里又暖又紧,穴里嫩肉把鸡巴包得紧紧真是舒服。
  吕安妮还未生育过,久未挨插的小穴天生就又小又紧,除被老公干过几次外,不曾尝过别的男人的鸡巴,第一次偷情就遇到阿健这粗长硕大的鸡巴,她实在是吃不消。阿健现在的阳具比高一时更加雄伟硕大,他也意想不到她的小穴那么紧小,看她刚才骚媚淫荡饥渴难耐的表情,刺激得使阿健性慾高涨、猛插到底。过了半响,吕安妮才娇喘呼呼望着阿健一眼:
  「小色鬼……你真狠心啊……你的鸡巴这么大……也不管姐姐受不受得了…
  …就猛的一插到底……唉……姐姐真是又怕又爱……你、你这小冤家……唉……」
  她如泣如诉、楚楚可人的样子使阿健于心不忍:「安妮姐……我不知道你的小穴口是那么紧狭……让你受不了……请原谅我……你要打要骂我……我毫无怨言的……」吕安妮见他倒蛮体贴的,不禁娇媚微笑:
  「姐姐才舍不得打你、骂你……现在轻点儿抽插……别太用力……我怕、怕会受不了……记住别太冲动……」她嘴角泛着一丝笑意显得更娇美、更妩媚迷人!
  阿健想不到吕安妮外表美艳丰盈已结过婚的她,阴穴尚如此紧密窄小,今夜能够玩到她真是前世修来的艳福,阿健开始轻抽慢插,而吕安妮也扭动她那光滑雪白的肥臀配合着。「美丽的姐姐……受得了吗……把鸡巴抽出来好吗……」阿健故意的逗她。「不行……不要抽出来……我要、大鸡巴……」老师原本正感受着大鸡巴塞满小穴中是又充实又酥麻的,她忙把双手紧紧搂住阿健的背部,双腿高抬两脚勾住他的腰身,唯恐他真的把鸡巴抽出来。老公的鸡巴就使她得不到性满足,更因老公常年驻外使她夜夜独守空闺、孤枕难眠,芳心饱受寂寞煎熬的她,被阿健干得小穴又酥又麻的,怎不叫她忘情去追求男女性爱的欢愉?
  「安妮姐……叫我一声亲丈夫吧……」
  「不、不要……羞死人……我已有老公了……我、我叫不出口……」「叫嘛……我要您叫、叫我亲丈夫……快叫嘛……」「你呀……你真折磨人……亲、亲丈夫……唉……真羞人……」吕安妮羞得闭上那双勾魂的媚眼,美得像洞房花烛夜的新娘!「喔……好爽哟……亲丈夫……姐姐的小穴……被大鸡巴插得好舒服哟……亲、亲丈夫……再插快点……」春情荡漾的吕安妮白玉般肉体随着鸡巴插穴的节奏起伏着,她灵巧的扭动肥臀频频往上顶,激情淫秽浪叫着:
  「哎呀……阿健……你的大龟头……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哦……好痛快哟……我又要丢给你了……喔……好舒服……」一股热烫的淫水直冲而出,阿健感到龟头被淫水一烫,舒服透顶,刺激得他的原始兽性也暴涨出来,不再怜惜地改用猛插狠抽,研磨花心、九浅一深、左右插花等等招式来调弄她。吕安妮的娇躯好似慾火焚身,她紧紧的搂抱着阿健,只听到那鸡巴抽插出入时的淫水声「卜滋!滋!」不绝于耳。吕安妮感到大鸡巴的插穴带给她无限的快感,舒服得使她几乎发狂,她把阿健搂得死紧,大肥臀猛扭猛摇,更不时发出销魂的叫床:
  「喔……喔……天哪……美死我了……阿健……啊……操死我了……哼……
  哼……姐姐要被你插死了……我不行了……哎哟……又、又要丢了……」吕安妮经不起阿健的猛弄猛顶,全身一阵颤抖,小穴嫩肉在痉挛着,不断吮吻着阿健的大龟头,突然阵阵淫水又奋涌而出,浇得阿健无限的舒畅,他深深感到那插入吕安妮小穴的大鸡巴,就像被三明治夹着的香肠,感到无限的美妙,一再泄了身的吕安妮顿酥软软的瘫在床上!阿健的大鸡巴正插得无比舒畅时见吕安妮突然不动了,使他难以忍受,于是双手抬高她的两条美腿抬放肩上,再拿个枕头垫在她的肥臀下,使吕安妮的小穴突挺得更高翘,阿健握住大鸡巴,对准吕安妮的小穴猛的一插到底,他毫不留情的猛插猛抽,更使出那让姨妈欲仙欲死的老汉推车绝技挺动,只插得她娇躯颤抖。性技高超的阿健不时将臀部摇摆几下,用鸡蛋大
  的龟头在花心深处研磨一番。
  娇丽的安妮却不曾享受过如此粗长壮硕鸡巴、如此销魂的技巧,被他这阵阵猛插猛抽,吕安妮爽得粉脸狂摆、秀发乱飞、浑身颤抖受惊般的淫声浪叫着:「喔、喔……不行啦……快把姐姐的腿放下……啊……受不了啦……姐姐的小穴要被你插、插破了啦……亲丈夫……亲弟弟……你、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呀!
  …」吕安妮骚浪样儿使阿健更卖力抽插,似乎要插穿那诱人的小穴才甘心,她被插得欲仙欲死、披头散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全身舒畅无比,香汗和淫水弄湿了一床单。「喔、喔……好阿健……你好会玩女人……姐姐可让你玩、玩死了……哎哟呀!……」「安妮姐……你、你忍耐一下……我快要泄了……」吕安妮知道阿健要达到高潮了,只得提起余力,肥臀拚命上挺扭动迎合他最后的冲刺,并且使出阴壁功,使穴肉一吸一放的吸吮着大鸡巴。「心肝……亲丈夫……要命的阿健……姐姐又要丢了…」
  「啊……亲姐……美肉姐……我、我也要泄了……啊啊……」吕安妮猛地一阵痉挛,紧紧的抱住阿健的腰背,热烫的淫水又是一泄如注,阿健感到大龟头酥麻无比,终于忍不住将大量精液急射而出,痛快的喷射入吕安妮的小穴深处。
  她被那热烫的精液射得大叫:「唉唷……亲丈夫……亲哥哥……美死我了……」
  俩人同时到达了性的高潮,双双紧紧的搂抱片刻后,阿健抽出泄精后软趴的鸡巴,他双手柔情的轻轻抚揉老师那丰满性感的胴体,吕安妮得到了性的满足加上激情后阿健善解人意柔情的爱抚,使她再尝到人生完美的性爱欢愉,是她婚姻生活中无法享受到的,安妮对阿健萌生爱意,师生俩又亲又吻的拥吻一番后,满足又疲乏地相拥而眠。